乐文小说网 > 某某 > 第48章 交换

第48章 交换

        “喜鹊桥”里有无数蜿蜒的鹅卵石路,    俯瞰下去像藤一样枝枝蔓蔓。不知道当初设计的人是怎么想的,但这确实给校园小情侣们了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徐大嘴会带人来巡视,    但岔路太多,    堵得了东边堵不了西。兔崽子们别的不说,    警惕性一流,    说跑就跑,    想抓都难。再加上确实有非情侣从这里抄近路,    就算抓到几个学生也不能妄下定论,    搞得大嘴头疼不已,只能找各班班主任搞联合教育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和江添挑了最近的一条岔路,    匆匆离开那片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快出去的时候,盛望朝旁边张望了一眼,碰巧看到两个人影在远处并肩散步,男生穿着宽条纹t恤。那衣服似乎在哪儿见过,    但盛望没想起来,    也没那个心思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路上他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不想说,只是好像哪个话题都有点突兀、有点傻。江添也很安静,    瘦长的手指插在口袋里,左肩上挎着书包。明明不是他的东西,他却拿得一派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好像总是这么一派自然的模样,只在偶尔的瞬间垂下眼,    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第一次意识到三号路居然这么长,    走了一个世纪都没看到头。万幸,经过操场的时候碰到一个人,    终于把他俩从这种莫名的氛围里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菁姐。”盛望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菁扎着高高的马尾,穿着一身跑步服从操场侧门走来,边冲他们挥手边摘下额头上防汗的护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才几天,你就急着回来啦,这么想上课啊”杨菁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又多了个正经理由,连忙接道“是,我怕我歇半个月成绩一朝回到解放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可能。”杨菁知道他卖乖,翻了个白眼说“底子和脑子都在那儿呢,就算不学也差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话向来直接,不过还是补充了一句“我没有让你们偷懒的意思啊,该努力的时候多尽一点力,结果总是比不努力更好,是吧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肯定。”盛望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也别逞能。”杨菁低头看向他的脚踝,怀疑道“我上学期扭到手养了一个多月,到现在卷子批多了还会不舒服呢。你这脚养好没啊就下地乱走,别留下什么后遗症。我跟你说,要是没养好就特别容易崴第二次,反复几回,你以后就是个瘸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被她说得脸色有点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吓唬学生啊。”一个声音横插过来,盛望扭头一看,发现是医务室碰到的男老师庄衡。他也穿着慢跑服,手里拿着两瓶水,从喜乐的方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菁从他手里接过水,道“谁吓唬他了。我说得哪里不对,要不你指正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校领导都不敢指正她,庄衡哪里敢。他连声道“不了不了,你们杨老师说得对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咳了一声,转头冲盛望说“还是要注意点,崴多了这脚就真没救了。这么帅的脸,配个一瘸一拐的腿,那多遗憾。你想象一下,是不是这个道理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才不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庄老师这株墙头草倒戈如风,只觉得高天扬吐槽的话真对谈恋爱的或者即将谈恋爱的人,脑子多多少少都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菁用瓶子敲了敲庄衡的手臂说“我要的是冰的,请问这冰么”

        瓶身上半点水雾都没有,一看就是常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庄衡说“店里冰的卖完了,刚放进去一批,我给你拿的已经是最里面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菁怀疑地看着他,庄衡一脸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心说骗鬼喜乐便利店靠着操场,最畅销的就是冰水,向来有多少塞多少,从来不会供不上。菁姐又不傻,怎么可能信这种鬼话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杨菁盛气凌人地逼视半晌,又嫌弃地看了一眼常温水,勉为其难地拧开说“行吧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“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瞬间,他在这位女士身上看到了“铁汉柔情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盛望乖乖看八卦的表情太明显,杨菁喝了两口水,后知后觉地感到一丝不自在。她冲三号路一抬下巴,对两个大男生说“行了,没什么事赶紧滚蛋吧电都来了,该看书看书去。我跟你们说,别整天扒着物理化学不放,尤其是江添。分点时间给英语要不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添万万没想到自己什么都没干还能被点名批评,他没有丝毫反省的意思,“哦”了一声就算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个屁,哦完你改吗又不改。”杨菁毫不客气地怼他,“反正下个月集训,训完就考试。既然进了复赛就给我拿个更高的奖回来,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那老师我们回宿舍了。”盛望碰了碰江添的手,示意他赶紧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去几步后,盛望跟个专家似的剖析道“我怀疑菁姐害羞了,欲盖弥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盛望你说什么呢”杨菁敏锐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好,被听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撒腿就想跑,结果刚抬脚就反应过来自己“寡人有疾”,于是跑变成了单脚蹦。江添还配合着扶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求生欲极强,却被现实拖垮了脚步。这场景过于滑稽,根本不能细想。蹦过笃行楼拐角的时候,江添没忍住笑了场,盛望自暴自弃地扶着花坛边缘坐下来,笑得差点儿歪进树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撑着膝盖闷头抖了半天,最后爆了一句粗口才止住笑势。他指着江添说“闭嘴不准笑,就怪你,你就不能憋住么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添收敛了表情,眼里却还有笑意。他拉了拉书包带,垂眸道“怪谁你再说一遍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。”大少爷耍起赖来毫不脸红,“你不是高冷么,哪个高冷这么容易笑。平时也没见你笑点这么低,结果一到我这就崩,你怎么回事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添有点无奈,他偏开头短促地笑了一声,又转过来问道“你讲不讲理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耸了一下肩,表示不讲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添气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心情瞬间变得极好,在家闷了几天的无聊和颓丧感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跟着笑了一会儿,表情又慢慢褪淡下去。因为他忽然意识到,只要江添露出这种拿他没辙的模样,他就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江添对人太冷淡了,这些反应便显得无比特别,而他很享受这种特殊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呢

        是因为一直以来可以亲近的人太少了么还是别的什么

        笃行楼只有顶层办公室亮了两盏灯,楼前的花园里夜色很浓,浓到可以看见树丛里有零星的萤火一闪而过,也不知是不是眼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笑累了,两人都没说话。又过了一会儿,江添从远处某个虚空收回目光,瞥向盛望低垂的眉眼,静了片刻问道“歇完了没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有点走神,愣了一下才抬起头“嗯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歇完回宿舍。”江添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应了一声,便看见江添把手伸过来,偏了偏头说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手很大,却并不厚实,只是指节又长又直,带着干燥又微凉的触感。盛望撑着膝盖的手指蜷曲了一下,握住他借力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添没有立刻松手,稳稳地扶着他走了一段路。直到听见宿舍嘈杂的人声,大片明亮的灯光撞进视线,盛望才恍然回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抽回手换了个姿势,抓住江添的手臂,在对方瞥来的目光中说“一会儿撑着我一点。还好这是上六楼,不是下六楼。我发现这脚往上还行,往下就有点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消肿的药带了么”江添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门差点儿忘记拿,被江阿姨揪住书包一顿塞。”盛望讪讪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添一副“我就知道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宿舍门一开,邱文斌连忙过来“你怎么回来啦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开玩笑说“干嘛。不欢迎啊打扰你们三人同居了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邱文斌说,“巴不得你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他咂摸了一下,发现这话有歧义,好像他跟江添史雨待不下去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这嘴笨的棒槌又补充道“大家都巴不得你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更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邱文斌想了想,再加一句“刚刚大神知道你回来,嗖地就冲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添“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没忍住,转头冲这二百五硬邦邦地说“洗澡了么电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下之意快滚。

        邱文斌拿了衣服,灰溜溜地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史雨回来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,临近查房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接了盛明阳一个电话,听他唠唠叨叨叮嘱着注意蹄子,最后半是高兴半感慨地说“看到你跟小添关系越来越好,爸爸跟江阿姨挺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,特别欣慰。”盛明阳说着又道“不过你也别仗着脚瘸了就乱使唤他,那是你哥,不是保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”盛望敷衍地应着声,从阳台回来,一看到史雨就“啊”了一声说“之前看到的是你啊我说这横条t恤怎么那么眼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史雨心情似乎挺好的,闻言愣了一下问“什么是我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之前是不是从修身园那儿走的”盛望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史雨懵了片刻,脸皮瞬间涨红,像煮熟的虾“啊那什么昂。我找贺诗有事来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看到他的反应,猛地明白过来自己不小心八卦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摆手说“没,你别紧张,我就那么一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史雨脸更红了,辩解道“我没紧张,谁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证明这点,他立刻反问道“还说我呢,你呢你怎么在那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问出来,他像是找到了八卦的重心,立刻坏笑起来“谁把你骗过去啦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下意识噎了一下,不知怎么没立刻回答,而是朝江添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老实人邱文斌说“他回学校,大神接他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史雨撇了撇嘴,失望地说“切我以为你也有情况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“也”字就很灵动,他自己说完便立刻反应过来,转头去衣柜里翻了毛巾t恤嚷嚷着要洗澡。

        邱文斌这个二百五缓慢地反应过来“对啊,雨哥你跟女生去喜鹊桥说事你搞对象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搞个瘠薄”史雨终于恼羞成怒,脖子以上全红着钻进了卫生间,砰地关上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邱文斌挠了挠头,冲盛望干巴巴地说“盛哥你说我要不要提醒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提醒什么”盛望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恋影响成绩。”邱文斌一本正经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一时间不知道该回什么,干笑一声说“确实,但你说了估计会被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邱文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盛望看他那样有点好笑,又莫名有点不自在。他本想转头找江添说话,却见他那冻人的哥哥正把他床头堆的s、耳机、笔记本、遮叠灯等一系列杂物往下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”他茫然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添顺手从桌上抽了自己的笔记本丢到上铺,答道“换床,你睡下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瞥了一眼江添的床,下意识说“不用了吧我六楼都上了,还怕这几根铁杆啊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理智来说他确实不应该爬上铺。刚刚六层楼走完,他的脚踝又有点发热发胀了,但他就是忍不住嘴硬两句,显示自己很强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他哥根本不给机会

        就见江添一脸冷静地问“你觉得我是在商量么”

        盛望“”

        e好像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,不知是生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盛望罕见地失眠了。

  http://www.lewentxt.org/58/58914/13279409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ewentxt.org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txt.org